當前位置:首頁  »  電影  »  脫單告急
脫單告急

脫單告急(2018)

更新:
2018-05-01 20:09:56
狀態:
BD高清
類型:
電影
地區:
大陸 
語言:
國語 
imdb:

主演:
董子健 鐘楚曦 春夏 袁福福 靳錦 尹雨航 吳昱瑤 劉夢夢 郗婧妍 
在線播放下載地址字幕國語收藏報 錯評論
還可以在哪兒看

猜您喜歡

除了"脫單告急"您可能還喜歡

脫單告急的簡介

一次偶然,讓單身四年的氣筒哥何曉陽(董子健 飾)和校園大姐大關欣(鐘楚曦 飾)成為了緋聞情侶。為了擺脫何曉陽,關欣決定幫助他追求女神李舒舒(春夏 飾)。在關欣的指導下,何曉陽擁有了追求女神的完美公式,并距離脫單之日越來越近。但是面對真愛,何曉陽卻分不清追愛公式到底有沒有用??

有段時間沒在大銀幕上見著春夏了。

上一回是《明月幾時有》,去年夏天,幾個鏡頭。

笑的時候,把那些驚恐與憂傷,全都抿到了嘴里。

依然很難忘。

在《脫單告急》里,春夏演靜雅的“女神”李舒舒,到底是要輕松愉悅一些了。

這二女一男的青春愛情戲,患得患失,你儂我儂,少不了一些竊喜,一些感傷。

這樣的電影,這樣的角色,不消說,春夏是能演得好的,而且,能演得讓人覺得舒服。

她當然不是學院派。

她是那泥路邊上的花,風霜雨露都歷過一些,知道寒意會怎么爬上軀干,也知道潑下來的陽光,有多么奢侈。

就是多了那么一寸感知,等到要演那些有故事的人了,自己的眼神才會注滿故事。

于是她笑也好,哭也好,都帶有一種疼。不是鉆心的那種,但會經心。

呈現得最極致的,必然是《踏血尋梅》。

王佳梅跟春夏,多少有點重疊,都是從小地方去了大都市,對生活有那么多的憧憬,對錢以及錢所帶來的獨立、安全,有那么大的熱忱。

演這樣的女孩,真是隨便找幾幕,都能看到那些短暫的歡喜里頭,縫進了多少委屈與哀傷。

王佳梅去打零工,要在街上找可當兼職模特的。

她穿著高跟鞋,跌跌撞撞的,卻一個人也簽不到,被老板呵斥。

于是索性脫了鞋,赤腳在大街上賠笑。終于有人簽了,又喜滋滋地跑到老板面前“邀功”。

可愛得有些不是滋味。

又有一幕,她在繾綣之后,坐在丁子聰身上,讓對方把自己掐死。

此時她哭了,也笑了。

每次對著鏡子試這場戲的時候,春夏都要落淚。以這樣一種方式解脫,也是解脫吧。

她張口唱鄭秀文的《娃娃看天下》。

“忘不掉的歲月,印象里是我淡淡泊泊的家……檐蓬上面那天空,那年可不一樣嗎?”

“如今自己繼續每日制造我熱熱鬧鬧一生,但在美夢里又渴望再做個簡簡單單的人,回頭問問這天空,這人生可輕易嗎?”

一人份的寂寞、失落與期盼,就像是吹到了空氣里,每個人都領受了。

后來,春夏發顫著,站到了金像獎的臺上。

《踏血尋梅》拿下包括最佳男女主、男女配等7項大獎

她說自己接到了一個好角色,說角色讓自己成為大家中意的樣子。

“我終于可以更放心大膽地追夢了,這是我最好的時機……謝謝香港電影,讓我有飯吃有夢可做,可以一直拍電影。”

“有飯吃”——姿態可以說是很低了。但說的,凈是一個單打獨斗的女孩子曾經最兇的危機。

獲獎之前,她籍籍無名,當模特之余,有一搭沒一搭地在《我心燦爛》《我的博士老公》等連續劇中,演各種學齡女孩。

乖巧的,叛逆的,一水兒看下去,不差,但確實還差一個發光的機會。

可這發光的機會到來了,她也沒著急加大亮度。

她躲開了許多媒體,說自己“還沒收拾好心情”。也許,暫時迎接不了紅的狀態,也迎接不了紅的過程。

可這不代表她被功名擾亂了視野。

獲獎之后,她在微博上寫道,“太陽沒有迎面而來,是我在朝著它而去。”

走去的路上,她還在“挑”,就跟未成名時一樣。

那時她是窘迫過的,要做各種兼職,試過起早貪黑,試過有上頓沒下頓,都要放棄了,又鼓著一口氣。

她需要工作機會,需要錢。但第一次見翁子光,劇組讓她試兩個角色,她試了一個就不試了。

因為另一個角色不適合,“演不好”。雙方不歡而散。

別說不害怕,不氣餒,畢竟,還沒到“挑”的地位呢。

就像是那時跟經紀公司解約,背了債,是一輩子都沒見過的數字。

但她還是會寫下,“我成全了自己的瀟灑,我就要為自己付出代價。想好了要成為的人,就往那個方向走去。”

“其實我好害怕”,但“打定主意不和世界和解,坐在地上哭一會就起來打架”。

幸好,也總有人與人之間,戲與人之間的互相成全。

翁子光后來要拍《踏血尋梅》,挑了180多個演員,還是屬意春夏,因為她有他要的氣質。

春夏也說自己一定要演這個角色,因為經歷、脾性、態度、關系,“我覺得哪都合適”。

她膽敢說得出“這個戲,除了我誰演都會減分”,也有本事,把王佳梅演成春夏。

她自己覺得,“我內心篤定我甚至不可能演好其他東西了”。

雖說獲獎之后她又表示沒有誰是不可替代的,別人演,“一定是另外一種效果,但一定也非常好”,可在很多時候,就是舍我其誰。

“挑”也是好的,特別是現在,她有了更好的選擇權,可以更加不慌不忙一些。

于是又從頭做自己,不管角色的大小,先倒空,然后去拍。

《明月幾時有》中,要行刑了,日本人駕著她跟方母往前走。

忽地回頭,看到老人家耷拉著身子走不動,一瞬間什么恐懼也沒了似的,她只顧轉身去饞著。

那一臉最后的堅執與憤怒,透出了銀幕。

《脫皮爸爸》中,古天樂在廚房里哭,她就在一旁看著。眼淚出來了,柔情也出來了。

把人看得,也想流點軟綿綿的淚。

演的,都是與自己差之千里的角色,可都至少有一瞬,戳到別人心中的某個點。

在拍《刀背藏身》時,她寫日記。

“傲月放了一首抒情歌,我聽到的全是分離和悲傷,他卻在輕快地跟唱。我身體在發抖,看著前方的樹木,心里突然涌上來一種悲哀難過。”

雖然不在現場,那種顫動的情緒,卻都撲過來了。

傲月

她繼續寫,“感謝來了這個戲的我,還可以丟下一切,還可以重頭再來。”

你知道,春夏是可期的。

這種可期,不只是因為她能呈現出角色的靈氣,以及自己的靈氣,還因為她整個人,實在太赤誠,太煙火。

2016年5月,北京師范大學放了一場導演剪輯版的《踏血尋梅》。

映后的交流,春夏也在。每次回答問題,姿態上都先謙讓半分。

那時她剛當上金像獎影后,有光芒,但不刺眼。

結束后導演翁子光等主創與觀眾在臺下交流,她就站在舞臺最邊上,垂著手,左手一盒軟飲,右手一瓶礦泉水,一時不知道往哪里放似的。

有人來合影,她就對著鏡頭柔柔地笑。

就是這樣的親近,不像是一個影后。

可影后又該是怎樣呢?恐怕春夏也不知道。

她還沒那個粉飾的意愿,只是沿著自己喜歡的路,走啊走。

春夏寫過,“把路走窄了,未嘗不是另一種出路”

反正,“只要我是在我的選擇里生活,原地打轉也是自在的困境”。

她挑戲,挑人,挑說話的公共場合。

也許真的無法大紅大紫,但懂她的人,一定會珍愛得不知如何是好。

要多么大氣的人,才能寫下這樣的字句。

要多么敏感的人,才能寫下這樣的詩篇。

要多么有趣的人,才能寫下這樣的規則。

要多么勇敢的人,才能寫下這樣的宣言。

帶點芒刺,帶點疲沓,情緒退潮后,又開始跟粉絲認認真真地說上幾句。

真好,幾何見過這樣的明星?

她走的窄路,也必然不會是“窄路”了。

注:本文部分圖片來源于豆瓣及網絡。

修改版載于“萬達電影生活”公眾號,不喜歡,發一個原版。

脫單告急評論

{page:datacount}條影片評論昵稱: 驗證碼:  


免責聲明:本站所有資源均收集自互聯網,沒有提供影片資源存儲,也未參與錄制、上傳。若本站收錄的資源涉及您的版權或知識產權或其他利益,請附上版權證明郵件告知,我們會盡快確認后作出刪除等處理措施。
Copyright ?2018 [BT電影天堂]-百度地圖-RSS訂閱-
五百彩票国家认证